個人中心
鼎海电商
凤凰彩票平台注册
新聞來源:鼎海信息 日期:2018-04-21

20170109090019_7674.jpg.png

  申通快遞和快捷快遞的“重大分歧”已經擺上了台面。

  繼4月15日晚申通快遞發布公告稱“暫緩推進申通快運項目”後,快捷快遞于4月18日在官方微信公衆號發布了一份公告,宣布暫停快捷快遞網絡的運營,進行業務調整,並“暗示”申通單方面宣布申通快運暫停運營是直接導火索。

  該公告不僅回溯了雙方合作的過程,還曝光了大量細節,例如,按照約定,快運合資公司成立後,快捷快遞將在業務整體轉型後,將資産、網點、分撥中心、人員等全部並入至經營快運業務的公司,而且在今年3月,快捷已經完成了高管人員向申通快運的“轉移”。

  4月13日,國家郵政局發布消費提示,經國家郵政局郵政業安全監管信息系統監測,近日快捷快遞在部分地區服務運行出現異常,請廣大消費者謹慎使用。對于受此影響的在途快件,國家郵政局表示郵政管理部門將組織協調疏運,切實保障消費者合法權益。

  快捷快遞表示,在自身業務轉型過程遇到諸多困難,主要困難是申通快遞不誠信地終止與公司合作經營快運業務,並擅自暫停申通快運的運營,這給公司運營造成嚴重的損害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財務狀況不理想,快捷快遞目前已無力在較短的時間內兌付全網加盟網點的提現款、所欠員工的工資、所欠班車的運輸費用。快捷表示,將盡最大努力處理好員工工資、網絡運營班車費等費用,降低潛在風險,維護公司網絡的穩定局面。

  而對于快捷快遞的相關表述,申通快遞發布嚴正聲明予以回應。申通快遞在聲明中表示,對快捷發布內容深感震驚,快捷快遞創始人股東並未履行解決不低于1億元運營資金的決議。

  此外,申通快遞認爲,快捷快遞的股東未就重組方案達成一致,快捷快遞創始人股東吳傳龍于2018年4月13日向青浦區人民法院申請公司進行破産程序。截至目前,吳傳龍先生仍未履行相關約定。鑒于快捷快遞生産經營處于半停滯狀態,申通快運不得不暫緩推進項目。

  2017年8月,申通快遞曾1.33億元入股快捷快遞,獲快捷快遞10%股權。同年11月,申通快遞發布公告稱,擬與快捷快遞共同出資5000萬元設立供應鏈管理公司——申通快運。申通快運于2017年12月啓動對外招商工作,官網系統于2018年1月1日上線並與多家知名電商及渠道形成緊密的業務對接;3月1日,申通快運正式起網運營。從布局到起網總時長達8個月,而剛運營一個月多便停運,讓人唏噓。

  此次雙方圍繞的主要問題在于,申通快遞認爲快捷快遞未履行其出資義務,存在誠信問題。而快捷快遞則表示,申通快遞在具體實施和運營申通快運時極爲不配合,單方面暫停快運項目的運營,致使公司原業務量急速下滑,造成嚴重虧損。

  此外,快捷快遞認爲,申通快遞單方面擅自發布新聞公報,“快捷快遞因內部經營管理問題,嚴重影響了申通快運項目的整體推進”的表述極不負責任。

  實際上,在成立申通快運時,雙方有以下合同約定:若快捷快遞未在2018年3月31日前繳納出資款,其將自動放棄公司發起人/股東的權利義務,快捷出資額及股東的身份由申通快遞同意的投資方替代,申通快遞有權追究快捷快遞的違約責任。

  按照申通快遞的表示,截至2018年3月31日,申通快遞已按合同約定出資,快捷快遞未按約定履行出資義務。而對于申通快遞表述,快捷快遞並未在停運公告中提及。

  有業內人士分析,申通快遞之所以選擇快捷快遞,主要是看中了其覆蓋全國的轉運資源。快捷快捷具備一定的分揀中心吞吐能力和大車隊運力。按照快捷快遞官網數據,公司終端服務網點5400余個,大型快件分撥中心107個,運輸、派送車輛10000多輛,航空線路上百條,日處理量120萬件。

  快遞咨詢網首席顧問徐勇表示,發展快運業務前期都需要大量燒錢,而快捷走的是同質化競爭路線,快捷的困境很大原因是資金跟不上了。而在快運市場,順豐、通達系等也有所布局。

  不可否認,在民營快遞,順豐、“通達系”都在尋求突破、大力轉型過程中,快捷快遞並未及時跟上隊伍。快捷快遞此前曾被曝出刷單、網點倒閉等新聞,在國家郵政局發布的2017年快遞服務滿意度調查結果中,快捷快遞獲得67.3分,排名墊底,與第一名順豐83.4分相差甚遠。

  目前,主要民營快遞企業已完成上市,留給中小快遞企業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。快遞專家趙小敏認爲,在快遞巨頭日漸搶食市場份額的今天,二、三梯隊的中小快遞企業境地都顯得尴尬。目前市場格局是圍繞巨頭之間來進行的,中小企業無論在價格、流量、服務還是融資等方面都難與巨頭抗衡,更多的出路在于差異化、精准化、定制化。

'); })();